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,冲击着每一个人的视线。
    鲜血如大红色蜈蚣洒了一地,触目惊心。
    这一刻,诵经殿里道士虽多,但大多脑子都嗡嗡作响。
    这里可是武当。
    这两位可是俞师兄和莫师兄...
    这是知根知底的存在,是云游时可靠的剑修。
    而俞师兄更已是受箓道士。
    虞清竹捂着左臂伤口,鲜血从指缝里涌出,又溢到手背,一片血红。
    她如是不知疼痛,只是看着远处的空旷。
    ...
    ...
    一小段时间后。
    哧,哧,哧...
    包扎的声音传来,随着一声撕扯声,宣告完毕。
    小道姑收回绷带,道:“师姑,好了。”
    虞清竹道:“谢谢你,清霞。”
    小道姑露出可爱的笑容。
    此时,另一个声音从旁传来,“小清竹,放心吧,没什么大碍,只是外伤...有我秘制的外敷疗伤药,这点儿伤会很快恢复,而且不留疤痕哦。”
    虞清竹看向神医,神医俏脸存着风韵,姿仪婀娜,娇躯充满元气,前凸后翘,双腿绷紧而有力,完全看不出是和老道差不多大小的年龄。
    见她看来,神医也侧头对她嘻嘻笑着...
    “多谢前...神医。”
    “小清竹,别这么冰冰冷冷的,韶华易逝,人只活一次,这么冷冰冰的,可是会失去很多东西。”
    “多谢神医指点。”虞清竹还是冷冷清清,如是一座散发着刺骨严寒的冰山。
    程镜心看了她一眼,就回过了头,目光转到了两具无头尸体上。
    她身为神医,虽说无法比拟那种手法出神入化的仵作,但是一般的仵作却也难以望其项背,至少武当上没有人能比她更擅长检验尸体了。
    老道不知何时到了,他的到来就如一座镇定人心的山,众人顿时都不慌了。
    良久...
    程镜心起身,她的神色变得很认真。
    “师兄啊,什么问题都没有,至少他们的身体没有任何中或者中过毒的迹象。”
    众道士听到神医对老道的称呼,都是愣了愣,毕竟这一层关系还是没公开过的。
    而药王镜山的这位神医可是道乡鼎鼎有名的存在。
    便是一些大都市的权贵甚至天阙皇都的皇族,都会不远万里来此寻她看病,她还爱理不理。
    医生和患者,本就是一层特殊的关系。
    尤其是这么一个无可取代的神医,更是和那些位高权重的患者建立了良好的友谊。
    可以说,如同彭铿九十九名妻子构建的势力一样,这位药王镜山的神医的关系也足以一人形成一个势力,而拥有很大的能量。
    而这样的一个人,居然是自家掌教的师妹?
    程镜心自踏上武当水土以来,就无意隐瞒这一点了。
    如今,这关系揭晓,也是在诸多弟子心中引起了一些震惊。
    但,神医都说了没中毒,那就是真的没中毒了。
    可是...
    没有人会忘记刚刚那诡异恐怖的一幕。
    老道问:“师妹啊,你见多识广,可遇到过先例?”
    神医负手抱胸,沉吟了下,询问道:“这两名弟子近些日子,可有异常?”
    周边弟子顿时窃窃私语起来,然后一个脸带雀斑的白袍道姑走出道:“神医前辈,我和莫师兄相熟,就是今天早上还一起参加早课,诵读经文,没见师兄有任何异常。
    只不过...”
    她有些迟疑,似乎不知道这事有没有联系。
    虞清竹道:“华姑子,说吧。”
    “是,师姑”,雀斑白袍道姑继续道,“莫师兄曾向清竹师姑提过说要在太子洞外监视,等着灵露真人出洞,但是师姑没同意。
    但就在前几天,我看到他和俞师兄偷偷摸摸地去太子洞了,说是要在洞外等。”
    “灵露子?”神医似乎被唤起了什么回忆,“这老东西特讨厌!每天都阴阴的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”
    她一侧头道:“师兄,去叫他出来呗,让这个老东西把话说说清楚,为什么这两个小辈去找他,结果就出事了。”
    她等了半晌,却没等来回音,侧过头看去,只见老道垂眉低眼,一言不发。
    “师兄?就算你和那老东西从小一起长大,但他和你不同,不是一条道上的人。”神医叉着腰,很有些泼辣地道,“都死了两个弟子啦,赶紧问问他,那老东西究竟要做什么。他还小的时候,我就觉得他不是个好东西,哼!”
    她一口一个老东西,又如“刁蛮女友”般地质问着老道,把一种小辈讳莫如深的话题随口就说了出来。
    众人心底都感到古怪。
    毕竟,不少人都云游过,也听过关于神医的事迹,更是知道神医的年龄应该是奶奶辈的。
    而她在措辞里说“灵露真人还小的时候”,更是证明了这位风韵上佳的神医绝对是奶奶辈的。
    这么一个泼辣貌美的奶奶如此大闹,可不古怪?
    老道佝偻着身子,看了看身手分离的两名年轻道士,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神色,然后终究变得坚定。
    他淡淡道:“灵露真人不在太子洞里...
    明日一早啊,我就令人下山去刑部的六扇门,发布悬赏,
    我也会告知道乡的道友去留意他的下落。
    若真是他所为,不论他身在何处,我定亲手斩他,以祭亡魂,以正门规。”
    神医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师兄,这才对嘛,你这么厉害的人,早该让那臭东西吃吃瘪。”
    和神医的活泼泼辣不同,老道如是一座不动的山。
    他问:“还有吗?”
    “没了...解铃还须系铃人,如果灵露子刚好消失,那么此事必定与他有关,找到他,答案就出来了。另外呀,我还建议让所有的武当弟子都排队到我这边来做个检查,以免他们如同这两位小道士。”
    老道侧头道:“玉鹤子...”
    大师兄顿时从人群里跑出来,道:“师父啊,我明白。”
    然后又侧头看向神医道,“前辈,您尽管吩咐,今晚就可以开始。”
    “还没吃晚饭呢,饿了,没力气,做不动呢。”神医叉着腰,如泄气的皮球吐出一口气,全身上下充满了没有干劲的感觉。
    也许是她死人看多了,别人看到这这诡异血腥的一幕别提吃饭了,就连站着都觉得如坠冰窟。
    但程镜心却没有。
    见尘埃落定,
    老道悠悠转身,弯腰负剑,向紫霄后宫走去。
    晚风吹起他的银发。
    风暖暖的,是春风。
    春色无限好,只是...黄昏已过,光明已沉。
    虞清竹看了一眼门外的黑暗...
    好似天地里,就只剩这烛火点着的光明了。
    在这样的黑暗里,连俞重山这样的受箓道士都无法幸免,师弟...师弟若是遇到,更是只有死路一条。
    得让师弟离开武当,让他随着那位生母去皇都才行。
    海书网 https://www.haishuwang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