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静室的主人名清霞子。
    而清霞子是九代弟子里的一个小姑娘,虽然天赋不行,但心性很好,也很得大家的喜欢,之前虞清竹受伤也是她帮助包扎伤口的。
    可现在...
    昏暗月华,还有摇曳的烛光里,哪里还有什么小姑娘,有的只是一个穿着白袍的道姑全身血肉淋漓,趴在古镜前。
    这道姑已经被撕烂了...
    脸皮撕烂了,
    手指撕掉了,
    头发撕出一块一块裸露带血的肉色头皮。
    而镜台的桌面上,则是以头发、沾粘着肉的皮、断指等等,勾勒出四个触目惊心的字:
    ——不许下山。
    这四个字散发着某种诡异的警告。
    而场景说不出的阴冷和惊悚。
    吱嘎...
    忽地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,
    众人心中一紧,急忙循声看去,
    却见是门扉被反手关上了。
    老道关的门。
    他侧头扫了一眼诸多太极宫的弟子,道:“都先回去吧,清竹子、玉鹤子留着。”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平静,也藏着某种愤怒。
    “掌教,这...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“是妖怪吗,可我用望气术看过了,根本没有妖气...”
    “前段时间俞师兄和莫师兄也是突然就疯了。”
    “还有三位失踪的师兄师弟...”
    众人的声音里藏着不知所措,还有一种面对未知的恐怖。
    如果说是知道是什么大妖魔,他们反倒是没这么恐惧。
    但现在,却好像是随时随地会莫名其妙的死亡,黑暗里藏着不知名的存在。
    而且这里还是武当山上啊。
    “不要下山就是了”老道声音依然平静,“如果这样还出事,老道我就算抓着真武箓章,背着香火金身像,也定会找到这妖魔,然后不死不休!”
    他的话,给了弟子们极大的信心。
    虽然几乎所有的弟子都不知道如何背着香火金身像?
    那么大的真武大帝金身像怎么背的起来?
    可是,弟子们确实安心了下来,然后纷纷回屋。
    夏极总觉得老道好像是在说给谁听一样。
    他侧头,随意看了一眼诸多离开的弟子,又收回视线。
    “师弟,我们也回去吧。”五师兄拍了拍他的背,由小道童推着轮椅往远而去。
    夏极又看了一眼不远处,只见老道、神医、清竹大师还有大师兄正在商量着什么,而他的望气术竟也看不到妖气,难道又是画伥?应该不是...那是什么?
    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,虞清竹侧头看向他。
    两人视线触碰。
    虞清竹挤出一个“没事”的笑容,以让师弟宽心,也示意他离去。
    夏极会意,便转身也离开了。
    回到静室。
    阿紫已经打好地铺,在屋檐下睡觉了,感到主人归来,就迷迷糊糊睁开了眼。
    夏极坐在她身侧,看着远处的黑暗道:“这个世界,真是太危险了...”
    “是的是的,这个世界上有好多邪恶的存在~~”阿紫想起白天被树妖们猎杀的野兽们、被花妖猎杀的飞鸟们,深以为然。
    夏极双手搭在小狸猫肩上,道:“阿紫,你帮我看着门,如果有人来,你就提醒我...我去芥子世界里修行一会儿。”
    “嗯,放心吧,主人。”
    “还有,假如出事了,也需叫我。”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    话音刚落。
    夏极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    一粒沙,落在了小狸猫手心。
    阿紫把这一粒沙藏在了枕头下,继续睡了起来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夏极睁开眼。
    小太阳悬空挂着。
    芥子世界里一片光明。
    树妖们感到老爹到来,又发出欢呼,一个个跑过来,把肚皮上的“太阳图纹”展露给夏极看,以示信仰。
    夏极盘膝坐下。
    前段时间的所见所闻,让他有一种体验了灾难片的感觉。
    而今天,他却有一种活在恐怖片里的感觉。
    是的。
    他无法察觉对方的攻击方式,即便动用了望气术也不行。
    如果不能利用自己所得变强的话,说不定某一天师父师兄师姐也会如那清霞子般惨死,而这是他根本无法接受的。
    于是,夏极开始主动地运转【日曜黄庭经】,看看能不能从这小太阳的光芒里,吸收到大日真元以早日冲破剩下的七十二个隐穴,而突破这第四境“引神入体”。
    之前他试过,但是根本不行。
    如今,他决定再试试,因为这些天他发现在“两头四臂”的状态下,自己的经脉也发生了一定的改变。
    正常人都是奇经八脉,再附加一百零八隐穴。
    可是,因为两头四臂的缘故,他感觉自己多了的经脉和穴位也添加了。
    其中有三十六点隐穴重叠,有四条经脉重叠,而额外多出的隐穴竟有七十二处,经脉也有四条,其中甚至包括了新的任督二脉,宛如第二身体。
    盘膝坐下。
    背后的血肉开始蠕动,破开,露出一个闭目的头颅,还有两只手臂。
    夏极深吸一口气,开始试着在这“小太阳”下,摄入大日真元。
    如果成功,就意味着他晚上也能修行了。
    约莫一个时辰后,他感到自己体内多出了一丝真元,随着他刻意的调整和分配,这新的真元在第二身体里开始流淌。
    “果然...这小太阳也是可以提供真元的,之前不行,只是因为我的身体已经被一种真元充满,所以无法承受第二种。
    那么,这种取代了罡气的真元是具有排他性的。
    一个身体只能装下一类么?
    所以,从芥子世界小太阳里攫取的真元,和从真正的烈日下攫取的真元,是截然不同的。”
    夏极有所觉悟,他感受着这第二种大日真元在体内的流淌,竟是舒适无比,还有一种期待更多大日真元进入的空虚感。
    这也多亏了之前巨量的生命真元,否则这第二身体的经脉还真是无法承受这的真元了。
    时间很快流逝。
    但显然,一个晚上的时间,并不足以生出什么实质性的进展。
    白天到来。
    他收回第二身体,站在阳光下,身体就会自动修行。
    而晚上到来。
    他就可以露出第二身体,躺在芥子世界,身体也会自动修行。
    这种“自动修行”也算不上“晚上加班”了,不违背他的想法,挺好。
    ...
    而此时的太极宫却是弥散着一种恐慌的气氛。
    无论俞重山莫空云的死,还有三名失踪的弟子,以及清霞子撕脸写字,都还是悬疑未决。
    而更迫在眉睫的事出现了。
    那就是香客。
    紫霄前宫香客还是极多的。
    若“不许下山”四个字包含了香客,那么......后果不堪设想。
    在问题解决之前,老道不敢拿普通人的生命冒险,连夜在山门处设了一个“闭宫”的告示,由两名符修八名剑修两班倒轮流看守,不让人通过,以防意外发生。
    可是...
    两天后...
    一匹快马从远而来,停在了武当山脚。
    身穿六扇门捕头服,执制式佩刀的一名捕头飞快登山而上,来到了山门前。
    见到宫门关闭,他扬声质问道:“张真人要我六扇门调查灵露子之事,已有下落,如今却关闭山门,又是何意?!”
    说罢,他竟不管值守弟子的阻拦,直接迈过了山门,走入了太极宫的范围。
    海书网 https://www.haishuwang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