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黑夜里。
    金光暴涨,如烈日巡天。
    而这笼罩于烈日的身影已经出了武当山门,与那一句“不许下山”针锋相对。
    你不许下山,我偏要下山。
    如今,我已到山下,你又奈我何?
    金光里,
    夏极并没有握剑,只是拈着一叶花瓣,那似乎是莲花花瓣,色泽不清晰,如是一片平平无奇的普通莲叶。
    可是,这莲叶却是夏极那“二十秘宝”之一,这也是夏极动用的第五样秘宝了,这种秘宝用一次少一个。
    而这秘宝就一个字,名为“莲”,
    “莲”乃是天地之间的某种能够追溯因果的至强无上杀伐之物。
    他之所以动用,是因为听到了老道师姐等人的对话。
    他不可能让师父亲自去冒险,
    若是师父出了事,他会悔恨终身,心存悔恨,自是无法逍遥了。
    而且,那入侵者在后山遭遇过树妖,长时间留着不解决,也是一个会曝光自己的大麻烦。
    所以,他决定出手了。
    而阿紫会幻化成他的模样,帮他撑一撑场面。
    至于出场诗,这个是必须的,如果不唱出来,谁知道自己是谁?
    夏极不想让人知道他有本事,但是他却要让这黑暗里的未知敌人知道这另一个他是谁,
    知道这另一个他不好惹,
    知道这另一个他在武当,
    知道冒犯武当需要付出的代价,知道你若动手杀我武当弟子,那我必定以血还血以牙还牙,十倍百倍千倍偿还。
    知道这另一个他去年秋天,曾经倒骑桃木虎,挥剑骑跨,斩妖如麻,在大江南北来回淌了一番,却是所向披靡,凡有来者,皆是他剑下亡魂。
    而今朝,
    这另一个他已经拈住了这莲花瓣。
    然后,在即将动用的时候,他已经明白了这莲花瓣的用处和力量。
    他穿过山门,站停在光明里。
    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    他没有发疯。
    没有被控制。
    然后,他松开双指,轻轻吹了口气。
    难以置信的画面,充满震撼的画面出现在所有武当所有弟子眼里。
    出现在神医,虞清竹,大师兄眼里。
    老道也睁开了浑浊的眼。
    而下一刻注定是他们今生永远无法忘记的神迹,必将铭记,直至死亡。
    更或者,这下一刻必定名垂千古,从今晚后的十年百年千年,或都有此一笔。
    如此沉重,如此无情的春秋笔法,也必定落下这一刻。
    夏极吹出了一口光。
    这光,
    在他手心绽放,
    成了闭合的莲花。
    如时间被放了快进,这闭合之莲在他手心绽放。
    以他为中心,绽放出三十六把剑,
    每一把剑继续绽放,
    绽放出一千两百九十六把剑,
    继续绽放,
    又显化四万六千六百五十六把剑,
    再绽放,
    显化一百六十七万九千六百一十六把剑,
    再绽放,
    显出六千零四十六万六千一百七十六把剑......
    继续绽放,
    显出二十一亿七千六百七十八万两千三百三十六把剑.........
    如此,再也无法计数。
    也已无法想象。
    漫山遍野的黑夜,充斥着剑的莲花,太极宫早被笼罩其中,武当山亦被笼罩其中,一切人都被笼罩其中。
    那些刚刚入睡还未来得及跑出来的弟子,只见窗外庭院里生出了剑。
    那些已经冲到回廊往外眺望的弟子,只见漫天漫地都是剑。
    他们可以看,但永远只看到冰山一角。
    他们可以辨别,但永远只能辨别出剑。
    他们根本无法想象这一幕,没人敢想,就算做梦也梦不到。
    可现实里,偏偏发生了。
    那金光里的身影,吹了一口气。
    天地皆剑。
    剑开莲花。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众人只见那无穷剑莲中央的身影忽的动了。
    他负手往前踏出一步,
    无穷数的剑也随他踏前一步。
    他飞了起来。
    无穷数的剑也飞了起来。
    横亘天宇、遮天蔽日、点燃黑夜的莲花随他飞了起来。
    众人看去,只见他还在原地。
    可是另一个他却已经飞了起来。
    “神魂离体,携无穷剑相,而成天地杀伐之阵......”程镜心声音都颤抖了。
    而她身侧的两人早就连呼吸都忘了,只是仰头看着。
    程镜心揉着眼睛,心神激荡,不敢置信。
    而一人一莲已经远去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夏极现在的感觉非常奇妙,他能感到自己躯体停留原地,而神魂却已经离体而出,负手踩踏在遮天蔽日的无穷剑相莲花上。
    这莲起初是一,然后一生三十六叶莲,就成了这无穷的剑相。
    说实话,他也是震惊的。
    因为,此时的他又生出了与骑着神木桃虎之时相同的感觉。
    只不过,神木桃虎是持续一段时间。
    而这“莲”却是只有一次出手机会。
    他有一种前一刻还在冷兵器时代战斗,而这一刻已经开上了歼星舰去复仇的感觉。
    此时,他觉得一切空间都不是问题了。
    此时,他觉得他竟能掐算到某个直接因果。
    所以,他起身的时候,已经借着这恐怖的力量掐算过了。
    直接因果...就在寒雾镇。
    就是怜星子最初小队团灭的地方。
    就是六扇门捕头说发现灵露真人所在的地方。
    就是...一个被遗忘了的人曾经去的地方。
    话说回来,片段稍稍前拉...
    去年,秋天,在夏极第一次外出云游时,恰逢怜星子的云游团队于寒雾镇团灭,而武当派出了一名于太子洞修行的受箓道士手持箓章,下山前往寒雾镇调查。
    今年,老道返回,打开太子洞的时候,太子洞里有三个修行石洞,其中一个属于宋真青,一个属于灵露子,还有一个却是空的。
    然而,从去年到今年,那个曾经去往寒雾镇调查的受箓道士...就如被所有人遗忘了一般,即便他一直没有返回太子洞,也无人说什么,甚至他手上抓着的箓章也不被人所记得了。
    而这个被遗忘的人,正是在寒雾镇失踪的。
    可是...
    这位受箓道人再怎么被遗忘,却也无法逃脱此时在这般状态下夏极的掐算。
    夏极几步踏出,
    无穷无尽的剑相莲花,已经划破天空,
    降临在了寒雾镇的上空。
    此处...
    雾气腾腾,阴风怒号。
    其下...
    隐约可见行走的人形轮廓,伴随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异声音。
    夏极望气看去,穿过雾气,他看到了一镇死气。
    而那不知谋划着什么,又不知是何身份的灵露子也正在此处。
    这里或许发生了许多事,灵露子或许谋划了许多事...
    而那一位被遗忘的受箓道人或许也经历了许多事...
    其为何被遗忘,或许又会牵扯出许多事...
    如今的寒雾镇会有多危险,根本难以估算...
    如果进去探查,不知要花费多少功夫和精力,才可能理清楚。
    可是,这些问题统统都不重要了。
    因为,他不会进镇。
    世事变化无穷,暗潮汹涌,
    然我不看不问,不沾不染,
    只是抬手压下,以力破之。
    破了,就没了。
    既然没了,那何必再去问发生过什么?
    夏极抬手,往那笼罩于迷雾的大地一点。
    剑,如雨落,降临于寒雾镇上。
    刹那间,
    天崩地裂。
    午夜如昼。
    寒雾镇,灭!
    海书网 https://www.haishuwang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