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武当。
    太极宫。
    老道不知何时也站到了望月角楼前,银发随风而动,老眼出神地看向远处那金影,悠悠道:“师妹啊,这不是神魂离体,也不是什么携无穷剑相,你终究看错了。”
    “师兄”神医蓦然侧头,问道,“那是什么”
    老道佝偻着背,看着山门之下那一团依然金灿灿的身影,沉吟道:“师妹啊,这位固然有神魂离体,固然有无穷剑相,固然他的肉体还在我武当山门之外,但是......”
    “但是...”
    “就如看到了一片水域的人,惊呼着这是多大的一条河,一条湖...可其实,那却是大海,是我们以为明白,其实根本就不知道的境界。”
    老道静静看着那金光熠熠的身影,陷入了沉默。
    神医脸上在震惊之余,浮出了不解的神色,她喃喃着问:“武当有这样的前辈吗”
    大师兄也变得结结巴巴了,“是啊,师父...这是我武当的前辈吗”
    虞清竹也不自觉地竖起了耳朵。
    老道悠悠道:
    “不过红尘他乡客,神通妙法袖中藏。
    御风乘云挥鬼雨,白骨如山妖魔殇。
    昨日倒骑桃木虎,踏水提剑过大江。
    今朝再下武当峰,且试手中剑锋芒。”
    这正是那金光里人影所念诵的诗。
    他复念一遍,又闭目思索了刹那,摇摇头道:“他的诗号里无法听出任何来历,不过仅从‘红尘他乡客’还是能窥之一二,即来红尘作客,那么自非红尘之人,这便是真正天上的人了。”
    “三十三天!”大师兄兴奋地如同一个小孩,眼中也有了光,“他一定是从三十三天来的!!”
    若是从前,老道必定予以否认,可此时...他自己也无法理解这存在。
    很明显,这位在为武当出头,为武当破这“不许下山”的死局。
    但武当哪儿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这位出手...
    忽的,老道如想到了什么,双目蓦然一亮,侧头看向身侧的玄袍道姑,轻声道:“清竹子啊,或许你那机缘不是从天而降。”
    一旁的虞清竹恍然,身体不禁颤了颤。
    她告诉过老道,那火德星君箓章很可能是猴子扔来的,即便不是猴子,也是从天而降,但老道这句话提点了她。
    如果说,这一位一直藏在武当山里,那么以这一位此时此刻展露出的位阶,完全有可能掌控着火德星君箓章这般的物品。
    那么...
    火德星君箓章的原主其实...是这位存在
    虞清竹一双大眼里多出了迷惑之色。
    她静静看着那金光里包裹的身影。
    脑海里许多事都开始链接贯通,黄林镇上,这一位出手也是为了救刘尘和小师弟以及其他武当弟子吧
    若不是他出手,小师弟怕是也不可能活着回来。
    原来,他竟一直藏在武当!
    他这般的人物,该是威武的天神,或是飘渺的上仙吧
    大师兄和神医虽然不知道“火德星君箓章是从天而降”的事情,但是也隐约有了点明白,纷纷震惊地侧头看向虞清竹。
    而神医更是思路极广,她只觉这位武当未来继承人背景相当了不得呢,而若是万物冥冥之中有人主宰,那么...她喜欢上那位如今被视为废物的少年,是否也是命定呢
    毕竟,那少年如今体内可是包藏了浩然正气,还有那神秘的紫色妖火。
    所以,这也是...宿缘吗
    对了,那少年如今应该也在某一处看着那金光的身影,而生出憧憬吧
    不,他不会生出任何憧憬,他的眸子里只有山水之间的无拘无束,而不会有这种对力量的渴求。
    神医旋即又否定了自己的看法,然后轻声叹了口气。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不和谐的脚步声在山门处浮现。
    突兀,刺耳,带着恶意!
    老道目光一闪,迅速循声看去。
    那是一名九代弟子,面带狰狞,咬牙切齿,正发了疯一般地往那金影快速冲去。
    铿!
    一声鸣响。
    那九代弟子已经拔出了剑,纵身而起,根本不顾距离,不顾一切地从上而下,向那金影砍去,显然是抱着“趁着这金影神魂出体的时候,来干扰他的躯体,而使得这金影不得不被迫终止什么”。
    虽然不知有没有用。
    但那样子,却有一副被逼急了的“亡命之徒”的模样。
    因为,这似乎是“他/她/它”仅有的手段。
    一旁的弟子见状,急忙去阻拦,可是...事发突然,后知后觉反应的他们只来得及往金影处匆匆赶去。
    大师兄认出那出手的弟子,厉声喊道:“寒松,停手!!!”
    但显然,嘴炮强者在这种场合并没有用。
    而就在他出声的时候,老道身形稍稍晃了一下,于原地留下虚影。
    那虚影,依然是佝偻着背,负着木剑,神色平静。
    而真正的老道则如一朵天外的白云,在空气里飘了一下,就挡在了那名为“寒松”的小道士面前。
    他落地之时,周身已经散发出璀璨的金光。
    那小道士竟不管他,似也知道无法突破他,便是面容扭曲,抬手如电,将剑远远激射向金影。
    老道身影一飘,再度出现在了那剑旁边,左手一根手指看似缓慢其实极快地搭在了那剑身上,云淡风轻地一压。
    剑转逆了方向,划过一道转折的寒光,往地面插去。
    小道士才来得及转动目光,老道又在地面轻轻一踏,出现在这名为“寒松”的道士面前,伸手如拂柳,拂过,那道士就被点了穴道,而无法动弹了。
    是的。
    老道也必须出手。
    不管,这个诡异的存在能否伤及金影,他都不可能坐视不管。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空旷的山道又出现两道人影。
    从高空俯瞰,竟又有两名道士疯了般冲向金影方向。
    大师兄正要高吼,可是吼声还未出口,就看到那银发老道身形又飘了起来。
    在人目所能见到的空间,他忽隐忽现。
    大师兄只见到那两道身影忽地停下不动,然后才看到在他们身边出现的老道。
    许多人还是第一次见老道出手,都有一种“强的离谱”的感觉。
    “师兄还是这么可靠。”神医喃喃道。
    事实上,别说三人,就算这里有三十人,三百人,甚至三千人,老道都能帮那位挡一挡。
    被点了穴道的三名道士忽的全身一阵抽搐,眼中恢复了清明。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一名冲来帮忙的道士却是身形一震,然后对着武当掌教出声道:“掌教,快出手,出手杀了那金影。他...他是恶魔,只是扮成仙人的模样。”
    老道闭上来了眼,垂拱而立,站在山门前,对这声音不闻不问。
    反正无论谁想靠近那金影,都必须要通过他才可以。
    那人话音刚落,又有许多细碎而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    这些声音如无数幽魂在窃窃私语,充满了诡谲之感。
    “小道士,你出手,杀了他。”
    “不杀他,你的徒子徒孙都死。”
    “快杀。”
    “我数到三,你不出手的话,每一秒都会死人。”
    “杀!”
    “杀!”
    “杀!!!”
    说话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急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说话之人的身后催命一般。
    没有半点停顿,倒计时旋即响起。
    “三...”
    “二...”
    黑夜如昼的夜色里,阴影里,有人在倒计时。
    再算上之前的话,竟是每一个发出的声音都不同,这好似是每一个武当弟子都叛变了,而在阴影里喊着诡异的话。
    老道自然不可能出手去杀金影,他在短短的接触里已经隐约猜到了对方的“规律”,便急忙运气厉声道:“所有弟子,立刻自封穴道!!!!”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
    他就听到了一声冷哼。
    以及一声...
    “一。”
    老道喉结滚动,身体绷紧。
    而那边的话音刚落,黑暗里,就有一道寒光闪过。
    老道速度如电,金光闪烁之间,他已飘到那寒光的方向,抬手之间,手掌就拂过了那正在自杀的道士的身体......
    然而,另一边的远方却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,显然已有弟子惨遭毒手。
    顾此失彼,如之奈何
    ...
    ...
    武当这边进行着奇异的攻防战时,
    寒雾镇,雾气已经散尽!
    小镇废墟上空,出现了一道奇景。
    那无穷落下的剑,无疑已如“跨越此时力量境界”的歼星舰,一下子就斩碎了寒雾镇。
    寒雾镇里的一切,都随着夏极那一指而灰飞烟灭。
    无论其中曾经藏了多少设计,多少阴谋,都没关系了。
    因为,它已经毁灭了。
    可是...
    这能够“循着因果线”直接斩杀目标的剑莲,却又拐了个弯,继续浩荡向东而去。
    夏极心底存了些疑惑。
    他身为此时这“莲”的使用者,自然知道“莲”在斩杀直接因果之时,就意味着出手结束,可现在......
    这究竟是
    横亘天穹的无穷剑海莲花,却于这阴冷的夜色里急行,
    如浩浩荡荡地巡视着人间。
    天空大亮,所经城镇具有密密麻麻的人抬头仰望,震惊,叩拜。
    是的。
    在他抬手覆灭整个寒雾镇之后,直接因果竟然跳向了东方!
    所谓直接,就是两点之间的直线,
    那为何又会出现第三个点
    夏极心底存了不解。
    他盘坐于这遮天剑莲之上。
    人间的一切都渺小的可怕,群峰山河,红尘众生在此时的他眼前,都很小。
    几个呼吸的功夫,他已经离开了山南道,离开了道乡的范围。
    这对他这个二十多年都没离开武当周边的人来说,也是第一次。
    外面的世界,有什么呢
    海书网 https://www.haishuwang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