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老道和虞清竹复盘的时候,夏极也差不多得出了类似的结论。
    “果然,这个世界的水很深...”
    他脑海里浮现出前世所听过的两句话。
    “我们居住在一座名为无知的平静小岛上,而小岛的周围是浩瀚无垠的幽暗海洋,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应当扬帆远航。”
    “认识你自己的无知,这就是智慧。”
    夏极往后躺倒,
    这个世界开始变得阴影重重,
    在光明之外似乎还有许多诡秘的阴影轮廓,影影霍霍。
    如是生活在一个摆满扭曲雕塑的黑暗密室中,平时无所察觉,而若有人想要点燃一根蜡烛去发掘真相,才能惊觉这些诡异原来一直在身边。
    证据,就是这一次的事件。
    无论是敌人,还是自己,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。
    多恐怖的敌人。
    而最恐怖的,还是他那二十秘宝之一...
    略作思索,
    他却又舒了一口气。
    因为,经过这样的一件事,再加上几天之后武当对于虞清竹身份的宣传,还有火德星君信息的广泛传播,那任何人想动武当,都必然会认真地仔细地掂量一下值不值吧?
    很遗憾,武当并没有与“冒险得罪火德星君、神秘上仙、上仙转世”这样的事等值的利益,而武当亦不会存在去争取与“火德星君,神秘上仙,上仙转世”等值的更大权利。
    虞清竹根本就不是个有野心的女人。
    她做掌教,只不过因为她的师兄弟都是老弱病残罢了。
    所以,武当很大程度,会因“核”而和平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很快...
    消息确凿了。
    寒雾镇被彻底毁灭。
    而另一处...则是蓝海洋城的军舰港。
    有了这样的证据相佐,加上无数人听到那位上仙留下的诗号,再加上大师兄玉鹤子的亲自拜访,六扇门捕头死亡之事也无人再追究了。
    武当死亡的弟子都被厚葬,给家属补偿了许多钱财。
    然后,武当则是重新踏入了恢复的节奏里。
    而虞清竹,毫无疑问成了这个快节奏的核心人物。
    这位曾经被父亲抛弃、差点儿被人贩子拐走的小女孩,如今已经即将成为武当太极宫的掌教,成为道乡之中举足轻重的人物。
    夏极的节奏,则是慢到了极致。
    原本的虞清竹还有时间和他玩“跑一次抓一次”的游戏,但现在虞清竹忙的自顾不暇,即便想追夏极也没时间了,至于“让武当弟子看着夏极,不让夏极离开太极宫”这种变相的软禁,虞清竹不可能去做。
    夏极正是知道这一点,所以,他顺利地回到了后山的瀑布秘境,过回了自由自在的生活。
    这是他的行为准则。
    也是他的理念。
    他即便去努力去认真,也并不适合成为一宫的掌教,此时...他所在的位置就是最好的位置了。
    人会恐惧未知,但不会恐惧光明里的东西,哪怕再恐怖的事物一旦见光了,也会变得“平常”许多。
    不要变得可以被称量。
    不要变得可以被窥探。
    否则,即便是神明,也会被拉下神坛,而成为普通人。
    夏极在现在的位置,可谓刚刚好。
    哪儿有什么上仙,哪儿有什么火德星君...
    出了大问题,即将变成师姑的师姐,肯定会找他出来,那时候才是决定武当存亡的关键时刻,他若解决不了,那就完了。
    但这是没办法的事。
    这就是为了自由而失去自由吧?
    ......
    深夜。
    寒霜铺筑在春日的林子中,板桥上犹贴着小兽的爪印。
    夏极盘膝坐在芥子世界里,露出两头四臂的模样,
    接受着这神秘的小太阳的照耀,并以第二身攫取了这另类的真元。
    虽然才过了短短的三四天,却觉得很遥远了。
    之前和清竹子一起吹口琴,又在后山山洞里过夜的情景,仿佛在浸泡了水的画卷一般,很模糊。
    如今,师姐连掌教道袍已经做好了。
    这道袍并非普通弟子的白袍,也不是受箓道士的黑袍,而是以一种名为“霞光丝”的特殊布料所制作的袍子,这种“霞光丝”是武当历代传下的,传说以此布料制成的袍子冬暖夏凉,自除体垢,且入火不燃,刀斧不破,还具有简单的辟邪和宁神作用。
    这也是老道可以常年坐在真武大帝香火金身像下,而无需去洗澡的原因。
    霞光丝本身为透明软丝,故而需要染色。
    老道选的是黑袍。
    如今,虞清竹则是白金色的道袍,而在袍子之后则是绣着一黑一白的阴阳双鱼,象征太极。
    白金色使得虞清竹原本冰山般的冷色,更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高冷绝艳之气,颀长的体姿宛如冰霜铸成的天女雕像。
    再加上她头上的光环,更是宛如陆地仙人。
    即便是神医看了,也会笑着说这才是一宫之主该有的样子,哪里像师兄。
    是的,这也不搭夏极了。
    如果说武当掌教是一座巍峨的雪山,那么夏极就如一颗林子里的树,或是一股随兴而来、随兴而去的风。
    山不动,风不停。
    风过水面,涟漪阵阵。
    此时的夏极赤着双足,探入芥子世界中的湖水中,任由那冰凉清澈的湖水淹过。
    他的第二身正紧闭双目,双手合十在修炼。
    而他的主身则是捧着厚厚的实验记录本,正在观察阿紫每天的记录。
    之前的两个对比实验已经有结果了。
    大体来说,他已经能得出结论了。
    自己的身体,可以作为“太阳”,而为那些原本就已经存在许久的树提供机缘,使得它们成为妖精。
    而芥子世界里的“小太阳”,却可以提供另一种功能,那就是“黑甲化”,吞吃妖精血肉,似乎可以增强这种“黑甲化”。
    无论什么树妖,只要进入芥子世界,都会覆盖上一层黑甲金属光泽的外皮。
    可若是不进入芥子世界,而只是以“芥子世界”外移的灵花灵草作为“催化剂”,则可以进行第二次妖精化。
    那么...
    后续的实验来了。
    夏极思索了下,在空白的实验记录纸上书写。
    妖精名称确定:
    妖精1,黑甲树妖:凡是进入过芥子世界,并且周身产生了黑色金属光泽的树妖。
    妖精2,家庭树妖,凡是诞生了第二次妖精化的树妖。
    写完之后,他翻转实验本,让阿紫看了看,以统一今后的称呼。
    而这两种树妖,毫无疑问就是今后“树妖世界”的基础树妖了。
    阿紫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夏极接着书写。
    实验3:基于以上,让家庭树妖进入芥子世界,一段时间后观察期变化,然后与黑甲树妖进行对比,对比双方攻防力量,以及各方面特性。
    写完之后,他又翻了回来,继续看之前阿紫每天的记录。
    而紫裙少女则是别着手,身体微微前倾,如在仔细盯着主人的脸,虽然她也不知道主人帅不帅,但是主人一定是最棒的。
    夏极一边看,一遍随口问:“那些邪恶的野兽还在捣乱么?”
    阿紫捏了捏小拳头,道:“在大家的努力下,我们终于用爱和正义感化了那些野兽,它们已经友好许多了。”
    夏极点点头,“花妖们还在为蜜蜂和飞鸟的事苦恼吗?”
    阿紫道:“这是比较麻烦呢,那些蜜蜂真是太恶心了,总喜欢偷偷地来......”
    “来什么?”
    夏极感到沉默,下意识地问了句,然后侧头,只见阿紫脸上都红了。
    好像是...羞红了。
    阿紫跺脚,娇羞道:“总之,总之那些蜜蜂就是非常恶心,不少花妖都哭了。”
    “竟有这种事?”夏极神色冷了下来。
    阿紫见主人生气,连连摆手道:“放心吧,主人,花妖们已经把周围的蜜蜂都剿灭了,可是她们却...”
    “却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那个...”小狸猫手指点点,然后娇羞道,“有小宝宝了。”
    “孽种,真是孽种啊!”阿紫紧接着又很生气地跺脚,“但善良的花妖们都决定把小宝宝养大。”
    夏极继续翻看着。
    他忽地顿了顿,扫过实验记录上的文字,然后问:“铁甲树妖们最近有些狂躁?”
    阿紫点点头,“主人在的时候,它们还好,可是主人离开之后,它们就有些异常了,每一棵树都好像要和其他树打架似的,气氛可僵啦。”
    夏极思索了下,对远处招招手,指着两棵树妖道:“过来。”
    刷刷刷...
    两棵树妖离开迈开触手般的树根,游了过来,恭敬而笔直地站在夏极身侧,骄傲地挺着肚皮上的“太阳图纹”,兴奋而幸福地喊着:“老爹~~”
    夏极直接问:“根据实验记录,前天中午,你们之间爆发了一场内战,为什么?”
    两棵树妖都惊了。
    “老爹,我是好孩子。”
    “我也是~~”
    夏极问:“那为什么爆发内战?”
    两棵树妖彼此看看,其中一棵“窸窸窸”地往前游了点距离,然后诚实道:“可能最近老爹晚上都会来这里陪我们,所以我们大家都很感动。
    老爹告诉过我们,有了好东西要和别人分享。
    可是,大家总很苦恼不能分配公平呢。
    所以...我们就想,如果能够与其他树妖合二为一,公平问题就可以很好的解决啦。”
    夏极奇道:“那怎么合二为一呢?”
    树妖道:“只要吃了别的树妖,就可以啦,到时候就是融合一体了,再去吃东西,就可以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    不过...大家都想做开吃的那棵树妖,而不想被吃呢,所以才会用战斗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    不过放心啦,我们都是好孩子,不会给老爹添麻烦的。”
    夏极恍然:“原来如此。”
    阿紫的眼睛却已经亮了起来,她由衷地称赞道:“你们好聪明呀!”
    树妖们伸出刀斧般的枝干,挠着头,有些怪不好意思的。
    海书网 https://www.haishuwang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